狸美美

去年底,小狸所見各種網絡文章,大多説的是即將過去的這一年多麼不幸,多麼悲傷,多麼不堪回首。猶記得只有美聯社的一個標題比較與眾不同:「歐洲迎來黑夜後的第一縷陽光」。

且不説這「第一縷陽光」説的是疫苗還是什麼,小狸非常喜歡這個標題,因為它讓人想起了黑格爾的一句名言:「一個民族有一羣仰望星空的人,他們才有希望。」而且,在黑格爾之前,康德也曾説過:「在這個世界上,只有兩樣東西值得我們仰望終生,一個是我們頭頂上燦爛的星空,一個是我們心中高尚的道德律。」這句話出自《實踐理性批判》,後來還被仰慕者刻在了康德的墓碑上,永遠閃耀着人類思想的偉大光輝。

是的,星空總是能給我們以慰藉。去年,即2020年,當然也不例外。除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世界以外,在這難忘的一年裏,也還有人類科技進步的星辰大海、天上人間。

去年是火星和地球距離最短、最適宜發射火星探測器的一個時間窗口。因之,7月,中國「天問一號」搭載首款環繞器雷達,用一雙「X眼」精準探測了幾千米深的火星地層,不但採集了岩石土壤等樣本,更繪製了火星地質結構圖,還探測了火星磁場,由此揭開了火星磁場的演變歷史。

繼之,阿聯酋的第一個火星探測器「希望號」在日本由日本火箭發射升空,並繞火星做近赤道軌道飛行,成功地對火星氣候及天氣進行了探測研究。至於美國,雖然受疫情影響嚴重,但其「毅力」號也於7月底成功發射,並表示將用兩年時間探測火星生命跡象,同時測試火星低空飛行的條件和可能性。

至此,去年這個大名鼎鼎的「新冠年」,其實是否也可以稱之為人類的「火星年」?

不僅如此,及至去年11月24日,中國月球探測器發射升空,在月球表面自動採樣1.7公斤後起飛返航,並於12月17日成功着陸地球,順利完成了中國首次地外天體採樣返回任務。這也是繼1976年前蘇聯「月球24號」探測器之後44年來人類再次從月球表面帶回樣本。無論怎樣衡量,這也都算得上是一件星辰大海、天上人間的又一壯舉。

仰望星空,我們當然不會忘記,不僅不會忘記前蘇聯,也仍然記得正被疫情肆虐嚴重的美利堅合眾國。我們仍然記得,從1969年7月21日,美國「阿波羅11號」飛船載着3位宇航員登月成功,一直到1972年,人類曾先後6次登月科考,但中國一直望「月」興嘆。一直到2004年,中國才有能力啟動探月工程,開始為載人登月計劃打基礎。去年的「嫦娥五號」,正是這層層基石中的一環。這期間,於無聲處,許多人正在一年又一年做着不懈努力。

新冠這一年,對很多人來説確實有太多不幸、悲傷和不堪回首,但在這新一年開端之際,何妨回首望星辰,其實是任重道遠,路阻且長。而那廣袤的暗藍深處,回饋着勇氣和希望——人類能上天攬月,也必將消滅大地上的病菌流毒。